生活是靛蓝的 / Жизнь цвета индиго (вторая часть)

生活是靛蓝的 / Жизнь цвета индиго (вторая часть) / Рассказы на китайском языке в Магазете

现在我已经32岁。我是盲人。我是盲女。我知道我有长的头发,我天天梳我的头发。人家说我的头发是黑色的,跟眼睛是一样的颜色。他们也说我的眼睛仿佛两个死海——里面是无生的,外面是恐怖的。他们喜欢我,但不敢看我的眼睛,我能感觉到这个。我不责备他们,因为我知道他们说得对——我里面有黑色的空虚, 有鬼。我也知道他什么时候进了我的灵魂, 是我弟弟死去那时候。每天我拼命把他留在里面,因为我不能战胜他,但我也不愿意失败。我们只有一个办法——一起走。他很强,以前我害怕他,我受了很多苦,很多委屈,可是现在我们的强力是一样的。还有一个——他的强力已经是足够的,我的呢… 你知道,我每天会感觉新来的实力。我已经说了我里面是空虚,以前我会怕它,我会恨它而且恨自己因为自己的恐惧。现在这空虚巨大,限度是看不见得,但我习惯了喜欢黑色。在黑色的空虚中我会游泳,我会忘记我是盲女,忘记天空自在的颜色。在这个空虚中游泳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。我的灵魂也不属于靛蓝的天空,我明白这个。我对不起你,我小弟弟。我知道你已经原谅我,可我不愿意原谅自己。所以我里面是空虚、所以我灵魂属于鬼、所以我一直愿望看到天空但知道我确实不值得。

生活是靛蓝的 / Жизнь цвета индиго (первая часть)

生活是靛蓝的 (第一部分)Жизнь цвета индиго (первая часть)

我是盲人, 记得小时候我还会看见外边的世界。我还记得天空的颜色。在我们的城市里天空特别蓝,靛蓝的蓝。你知不知道有这样的颜色,靛蓝的颜色?我以前不知道,是爸爸告诉我的。他告诉我很多,我现在知道的东西都是我爸爸跟我说的。当然,我不是教授,我连一本书都没看过,但是我了解爱情是什么,而这个,爸爸说了是生活中最重要知识。

一个晚上 (Один вечер)

памятник принцессе Вэнь Чэнь на Му Юэ Шань

“亲爱的姐姐,看看今晚的月亮多么美丽呀!”— 李红梅, 也是一位宫女向文成说。“啊,这个小红,总是要看花、月亮、鱼、动物。总是以为它们很好看、多么美、漂亮…”— 文成念念有词地过来看窗外,看一看——真的,今晚的月亮是圆圆的,黄黄的,也是很近的。好像只要伸手,就会摸一摸月亮的稚嫩的“皮肤”。看这轮月亮时,文成想起来她小时候,还是在老家时,会躺着在床上看那时候那么远的月亮。日子过得很快,那时候她不能想象十年以后也可以看月亮,只是从宫廷的窗户。“姐姐,你好像飞了很远。”— 小红握着文成的手。“是,我真的飞出来了。”— 文成回答。“你知道,”— 她继续,“今天我听了李白的新诗,一首让我特别感动,而且让我现在想起来自己的故乡。是这样的”
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
别问我的名字

Мне нравится писать по-китайски, и это один из моих рассказов на этом языке. Хотелось бы узнать мнение читателей по данному поводу.

***

如果你问我是谁,我不会告诉你。不是因为我不愿意告诉你我的名字,而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谁。奇怪吗?有意思吗?我还是觉得挺难受吧。我羡慕你,我羡慕他,我羡慕很多人就是因为他们都会说他们是谁。我其实不会…